绿色资源
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北京 > 绿色资源 >

花卉消费还能“香”多久

时间:2020-12-23  来源:www.expo2013.net  作者:国际园林博览会

七元一株百合花,要付三元种苗费

花卉消费还能“香”多久

如果不能放眼未来,掌握种源核心,只看重种植规模,那结果就是花农和经销商要遭受国外育种商的“层层盘剥”,最后这些成本终归还是要让消费者买单。

年年岁岁花相似

2020年渐进尾声,圣诞、元旦、春节等各种节日即将接踵而至,花卉消费也进入旺季。不过,很多消费者徜徉花市会发现,目前,在市场占主导地位的花卉大部分还都是“老面孔”:玫瑰、康乃馨、百合、蝴蝶兰、凤梨、红掌、非洲菊等。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这些家家习以为常的花卉,其实都是“舶来的洋花”,甚至都是国外早已淘汰的品种。

来自云南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云南省花卉种植总面积175.7万亩,花卉总产值751.7亿元,综合产值572亿元,其中鲜切花种植面积25万亩,产量139.7亿支,居全球第一。

但记者了解到,2020年云南昆明花拍中心单头玫瑰销量前10名的品种,从“糖果雪山”“冷美人”“桃红雪山”到“传奇”“粉佳人”“蜜桃雪山”,均来自国外育种公司,没有一个是我国自主产权的品种。

2020年昆明花拍中心各品类最高价的三个品种,“洛神”玫瑰来自荷兰迪瑞特;“貂蝉”玫瑰来自荷兰西露丝;“伊洛斯”满天星来自以色列丹梓,均为国外品种。

根据2010年—2020年昆明花拍中心玫瑰交易品种变化图,从2010年的582个,到2020年的1446个,大量国外品种进入中国市场。

每卖一枝玫瑰要交1毛钱专利费

种植大国为什么还要卖“洋花”?

其实,这些所谓的“洋花”并不是搭载飞机轮船运到我国的进口花,甚至都是在我国“土生土长”的花,称其为“洋花”,只是因为他们有“洋种子”,花农要种花必须“花钱买种”。据记者了解,由于花卉品种受制于人,花农生产什么花、消费买什么花,都是外国育种商掌握的。而欧美花卉强国通过向我国引进花卉品种,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向我国花商、花农收取专利费和种苗费。

在北京黄土岗某花卉市场,一位从事花卉销售10多年的经销商告诉记者,每卖一枝国外普通品种的康乃馨,需要交纳6分钱的专利费,一枝“洋玫瑰”需要交纳1毛钱的专利费。“一株百合虽然市场价七八元钱,但其中差不多有3元钱是种苗费。”经销商告诉记者,“如果要买断外国育种商一个花卉品种,即便是快要淘汰普通花,那也得10万元左右。”

新品种市场化是难题

花卉种植大国就不能自己育种吗?

中国农业大学某教授指出,育种有“两难”,一是新品种市场化,二是缺少专业的育种企业和基地。

不过,有眼光和危机感的花卉从业者都意识到,种源才是花卉行业的命脉、核心和基础,堪比花卉行业的“芯片”,只有发展育种,才能谋求将来的发展。

事实上,在我国,自主培育的新品种花卉并非空白。

去年结束的2019北京世园会就展现了中国近年来园艺产业的蓬勃发展。

相关报道显示,在世园会展出的200多万株(件)植物中,有2万多个新品种、新产品。其中一大批都是经自主培育具有知识产权的优质品种。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中国植物新品种申请量和授权量迅猛增长,年度申请量由2000多件增长到5000多件,年度授权量由900多件增长到2000多件。截至2018年底,中国植物新品种申请量达30488件,授权量达13434件。

可以说,一边是新品种不断涌现,一边是“洋花”仍在源源不断地抢占国内市场份额,这正验证了上述农业大学教授的观点:新品种市场化之路非常坎坷。

专家认为,育种是百年大计,需要资金、人才、时间、亲本资源、政策、土地、法律、商业化等条件,如果不能放眼未来,掌握种源核心,只看重种植规模,那结果就是花农和经销商要遭受国外育种商的“层层盘剥”,最后这些成本终归还是要让消费者买单。

(来源:消费日报)

上一篇:“桢楠等珍贵树种高效栽培技术研究”研讨会在渝举行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10258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