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资源
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北京 > 绿色资源 >

【艾景奖现场】房木生:乡村振兴,共生风景

时间:2018-12-02  来源:www.expo2013.net  作者:国际园林博览会

12月2日消息:12月2日,2018第八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暨中国建筑文化研究会风景园林委员会学术年会的精彩话题继续进行,房木生景观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房木生发表名为“乡村振兴,共生风景”的主题演讲,现场报道。

房木生:大家好,我给大家讲一下这几年在乡村里面做的一些事情,题目是乡村振兴,共生风景。

关于乡村的思考,从社区的角度出发,我认为乡村实际上是一个社区,跟城市里面的社区是类似的,按照定义社区是一个按照地理区域为基础的社会群体,城市是从乡村慢慢发展出来的。回去做乡村的时候是再造一个社区的凝聚力,把零散化、空心化的乡村凝聚起来,成为一个有活力的乡村,包括我现在给工作室起一个名字是城乡共生。

2006年我做一个山东淄博的土峪村,其实山村是不缺好房子,但是怎么把好房子重新利用起来是进村非常重要的出发点,而我们出发点就是把零散的空间,用点状的空间连起来。最后我们做了一些舞台、餐吧、特色民宿、村标,将整个村子重新连起来。我们做的工作是政府投资的,每个村子里投的钱都很少,怎么把有限的钱利用起来,让村子展现活力。

另外一个是山东淄博东庄村,我们做一个样板区,虽然村子很小,但也是用有限的钱做了小的样板区,样板区里面有一个核心的街区,有包括民宿和餐厅和各种东西,就是跟外面沿街联系起来。跟很多地产的样板区的形式,让它从小的东西形成社区的重新振兴。在这个村子我们用了以房养老的思想,把老子安置到养老院,空出来的进行重新改造,连接外面的人,将村子里获得的钱把老人养起来,这就是以房养老的模式。包括有一些道路的修改,还有一些景观节点的营造,将废弃的空间变成有活力的景观空间,原来因为乡村是农耕时代,大家都是近端的空间,没有太多的公共空间。乡村里面土地是非常紧张的,几乎很少公共空间。所以我们进去之后,实际上把非常细小的空间形成公共性,有很好的社区的感觉。

乡村里面是没有红线的,我们会做一系列的从规划一直到产品,因为现在乡村是在连接外面才能够内生动力重新做起来的状态,所以我们村是非常俗人的社会,现在变成有一定陌生感的社区,包括有一个LOGO,包括一些指示牌都要介入。

另外一个考虑点就是公共性,怎么把乡村形成一定的公共性,原来是每家每户自己的院子,包括乡村原来的空间也是比较单层面的,没有太多的分层,当然地主家可能分出很多层次,比如室内可以有厕所、客厅、厨房,包括村里面的空间也分不出层级,很多公共空间都是自然形成的,所以我们在进到村子里时候就是将要空间进行分级,将公共空间脱离出来,让公私分明。比如这里有一个废弃的供销社,我们变成一个舞台,有餐厅、有民宿的公共空间。

山西岢岚宋家沟,因为我另外一个身份也在建设乡建院做设计总监,所以我们有相应的团队入住到村里面,进行社区营造的建设。我们用一些村里面的废弃空间营造成乡村协作者中心,最后形成非常有活力的空间,使用状态非常好,包括有老人使用,也有小孩使用,包括各方面的使用。

我们做一系列的建造,一个是舞台,因为舞台我认为是把乡村精神生活重新凝聚起来的空间,之前在南方乡村里面有一个戏台,北方也有类似的戏台,但是慢慢这个空间在放弃了,我们进来首先就是要提升人气,我们认为舞台是可以把人气提升起来的重要空间。我们在山东淄博山头村建的一个舞台,用木材形成很有视觉冲击力的舞台,它通常也是平常休息活动的点,一建起来以后,就有很多人去上面跳广场舞和表演戏曲。

这是另外一个村子的,我们结合公共厕所的储藏室形成了一个舞台,也是用当地的材料。我们在湖北一个村子里做了一系列的舞台。另外基础设施的升级,因为很多乡村是没有公共性的,所谓厕所都是私家的厕所,厕所也是非常简陋,我们进到村里面就做公共性改造,比如修建厕所。还有精神堡垒,比如村标空间。我们利用现状的水和坝体做了一个有标志性的廊桥。用乡村大红大绿颜色达到乡村振兴的目的。我们用中国古建的形态和山头村所处的位置是凤凰山和山头村结合起来,形成一定的效果。

为什么到乡村去,其实是乡村里面的自然条件和跟自然对话的机会更多,所以我们特别注重这部分的内容。我用金木水火土的想法,搭建了一座金属的桥。另外怎么把村里面的村料结合起来,做一系列的小饰品。我们也利用当地的河水建游泳池自然的游泳。怎么样把河水和安全性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自然的泳池。

另外一个就是从经济角度介入乡村的设计,乡村要投入特别多的钱振兴一个乡村,普遍意义就没有那么大,我们希望用最少的钱让更多乡村振兴起来,这是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比如设计师一般需要设计完成度,而且要设计得特别有魅力,像刚才民宿里面设计两个窗户,因为实施过程中多了一层钢的建造,从经济层面又多了一部分钱,后来又放弃了,还是回来非常普适的做法。山头村已经影响好几轮的乡村建设,原来建筑的材料都已经被刷了,统一风貌已经完全达到了,但是已经抹掉了乡村的多样性,所以设计的时候要怎么介入乡村,怎么样风貌重新焕发出活力来,我们还是从经济角度就是用刷墙的办法,刷不同的颜色,让村子风貌焕然一新。

这个村子总共半年时间花了200多万,让整个村形成非常大的改观,因为根据我们的经验在不同的村子里一般要2000万或几千万才能把村子形成比较好的效果,特别我们在贵州那边,甚至一个村子要有上亿的投入都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怎么经济概念放入到乡村改造中,这是我特别关注的。包括原来已经建造过的一些设施,我们也保留起来。比如这个廊子,进村之前就已经形成了长廊,这个长廊开始是村里书记建造的,开始想拆了,后来没拆,新建了与水和休息有关的空间,将长廊连起来,达到经济、适用、美观的效果。

另外一个关键词是软硬,乡村中除了我自己本身专业的硬件改造,实际上更多是软件改造。在软件中,包括设计营造人与人之间经济振兴,以及怎么把人激活起来。我们在这里也做更多的软装设计。还有将金融的概念把村民的相关产业激活起来。还有建造营的想法,招募更多的年轻人到乡村,吸引更多人到村里。我们也做儿童游乐的设施,这个儿童游乐建好后,很多城里的人包括周边村子、老人全部跑到这个村子里,提升了村子的人气。

总结五个部分,一个是社区营造,二是公共空间,三是尊借自然,四是经济适用,五是软硬兼施,我自己定位为是乡村共生的设计师,也是社区共生的协作者,因为我名字叫房木生,也是农的传人,也有一定的使命感,希望在农村里,在乡村里做更多的事情。

题目是共生风景,是解决城乡共生的问题,我认为实际上现在的乡村问题跟城市紧密结合在一起,怎么样把这城市和乡村结合一起形成共生的状态,这是我的一个使命。

谢谢大家!

本稿为大会速记稿,难免错漏之处,敬请谅解。

上一篇:【艾景奖现场】孔祥伟:回家设计——营造未来乡村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1025891号-1